• 首页
首页 >> 骗术解析 >> 骗术解析 >>揭秘骗局 | “硕利科技”摇身一变“核控科技”,冒充国企大肆行骗被打脸!请【警惕】“红币”骗局调查:称可买房买车 引数千投资者购买
详细内容

揭秘骗局 | “硕利科技”摇身一变“核控科技”,冒充国企大肆行骗被打脸!请【警惕】“红币”骗局调查:称可买房买车 引数千投资者购买

揭秘骗局 | “硕利科技”摇身一变“核控科技”,假冒国企大肆行骗被打脸!


早前有消息称,“硕利科技”汉街总部大量电脑已被工商部门依法扣押,后该公司对外声称搬迁至东湖高新烽火科技大厦,短短一年就从武昌、汉阳、东西湖四处躲藏。所到之处人人喊打,此次搬迁至东湖高新,也必将再次被严厉打击。

据了解,春节前后“硕利科技”大规模鼓动投资者购买“帮呗”、“硒链”等产品,宣称可获得百倍暴利。

而后,提取时间从 3 个月突然延长至 6 个月,之后大量资金被冻结,那么这些资金去了哪里?不得而知...

消息称,2 月 28 日在光谷金盾酒店组织大规模境外市场发展会议,大肆开展诈骗活动。

而在 2 月 6 日,“中国核工业集团”就发布了重要声明,“中国华宇经济发展有限公司”擅自冒用“中国核工业集团”名义从事非法经营活动,“中国华宇”旗下各类子公司均为冒用国企名义,其中包含“中国华宇”子公司的“武汉核控科技”,“硕利科技”所谓国企身份,也被验证虚假宣传、子虚乌有。

“中国核工业集团”声明中可以看出强硬态度,“中国华宇”和下属子公司,必须停止以“中国核工业集团”名义开展宣传和各类商业活动,“武汉核控科技”作为“中国华宇”旗下的子公司如再持续以国企身份进行宣传违法开展非法虚拟货币经营活动,将受到法律的制裁。

但是,“硕利科技”依然我行我素,仍在武昌汉街总部照常办公,公司所有和“硕利科技”有关的均改成为“核控科技”,只是该诈骗公

司没有想到“中国核工业集团”一份重要声明将其打回原形,扯大旗拉虎皮的本质一览无余。

与此同时,“中国华宇”也发布了公告,全面否认“中核恒通(北京)物资有限公司”为其子公司,同样否认“核控科技”为其下属子公司...之后“中核恒通”也发布了公告,控诉“中国华宇”,且声称自己获得国资委的明确指示。

“中国核工业集团”全面否认“中国华宇”旗下所有企业,包括“中核恒通”、“核控科技”。之后“中国华宇”全面否认“中核恒通”、“核控科技”。但是“中核恒通”声称自己有国资委明确指示,“核控科技”却依然声称自己是国企...

四川电台:消费全返是新传销还是新消费?云联惠涉嫌非法集资

段先生去年 5 月专程从外地来济南,为了一个“好项目”——红币。出于对发行方山东坤川商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坤川公司”)的信任,他不仅投入自己全部积蓄,还动员亲朋一起投入了 50 万元。不料,坤川公司负责人后来失联,段先生在济南耗了半年多仍未能追回投资款。


投资人会员账户显示,去年短短几个月,全国有数千名投资者购买红币,总投资额巨大。


“红币”公司宣称“拥有 9 个数字货币牌照,唯一合法”


段先生表示,去年 5 月 9 日,他经朋友介绍来到济南,第一站直奔济南西站附近的阳光保险大厦,当时坤川公司在 14 层办公。如今该公司早已离开。记者 2 月 24 日来到这里,14 层已变成一家电商公司。大厦物业人员称,坤川公司去年 5 月从“二房东”手中租的 14 层,两个多月后就搬走了。


段先生说,他当时对坤川公司深信不疑,因为曾在这里看到 9 个“国家数字货币牌照”,比如国家数字货币研究所副所长单位、理事单位等,“他们宣称,红币所有手续齐备,是当时唯一拥有牌照的合法数字货币。”


打开坤川公司的网站,目前仍可看到这样的宣传:“红币是一种创新型的加密数字资产,采用了与比特币(BTC)相同的去中心化的区块链(Blockchain)技术……”


去年 6 月 28 日,坤川公司曾在山东新泰举办“互联网+区块链应用高峰论坛”,不少经济学家、政府官员、明星现身,1200 多名投资者应邀参会,更让段先生等人坚信其实力。


该公司董事长刘永红生于 1962 年,她丈夫是公司财务总监,儿子是后台技术总监。记者看到 3 段刘永红面向投资者的演讲视频,其中她多次表示:“红币就是中国的比特币,我们发行货币,是为了实现红币和人民币在中国并存流通,红币会先在济南流通,将来可以线上线下买房买车,购买任何物品。”


“从不断上涨到一路下跌投资者无法自由交易”


与刘永红“宏大的理想”相比,段先生等人看到的是“眼前的财富”,红币最早发行时曾有过 0.70 元/币的内部价,原始发行价是 1.10 元/币。去年 5 月 18 日在国数网 ICO(首次币发行,源自股票市场的首次公开发行 IPO 概念),此后价格不断上涨,每天会涨几分钱到一两毛钱。


“其实在国数网只挂了 3 天,我们还没有搞清楚怎么交易、能不能交易,就撤回了红币内盘,只能买,不能卖。价格每天上涨,完全由坤川公司操纵,目的是为了吸引投资者抓紧买入,你买得越晚,价格越高啊。”段先生说。记者在一个论坛上找到去年 6 月红币市场推广人员发的帖子,可以证明段先生所言非虚。坤川公司每天会发布通知,比如当月 25 日曾通知“明日红币价格 1.85 元/币”,价格与市场交易无关,而是公司自定。


刘永红在去年 5 月、6 月多次举办招商会,视频资料显示,她在台上说:“你们现在花一两块钱就可以买到的红币,3 个月内会涨到 20 元以上,一年以后一定会到 70 元以上。红币自由交易,随进随出,如果你们不想交易了,公司全部收购,退回本金。”台下不时响起掌声。


坤川公司在去年 5 月初还制定了市场推广奖励政策:市场小区业绩达到 500 万,奖励宝马 3 系一辆;业绩达到 1000 万,奖励宝马 5 系一辆。去年 6 月奖励档次更提升至保时捷卡宴、法拉利、兰博基尼等。刘永红在去年 6 月底发布“重大利好消息”,红币将登录“大比特”(央行禁令发布前被称为国内最专业的数字货币交易平台)交易。投资人提供的去年 7 月 3 日大比特交易系统截图显示,红币与比特币等一起出现,红币的价格是 2.65 元。但据多位投资人反映,坤川公司仍然没有放开红币的交易,投资人的红币都被锁在内盘,每天只释放 1%的交易额度。也就是说,账户中有 1 万个红币,只能卖出 100 个。更令投资人大跌眼镜的是,红币进入大比特交易系统后一路下跌,到 7 月底 8 月初已跌到两三毛钱。


坤川董事长失联工商、公安等介入调查


也就是那时,坤川公司悄悄搬离阳光保险大厦,段先生等人再也没见过刘永红。但在微信群里,刘永红仍不时发言,号召大家买红币护盘。当时济南一企业老板投入 100 多万元,在红币 0.3 元左右时“抄底”买入,期望有“翻盘”的机会。


多位投资人反映,去年 8 月上旬,刘永红在河北、湖北等地又分别召开招商会,继续发行红币。投资人账户显示,红币会员已达数千人。“当时我已经感觉到坤川公司有问题,开始多方调查其参股的一些企业,并把调查结果发布到红币投资微信群,紧接着被刘永红踢出了群。”段先生说。


去年 9 月 4 日,央行等七部委发布《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指出代币发行融资本质上是一种未经批准非法公开融资的行为。去年 9 月 30 日,大比特全面停止交易,各交易代币纷纷清盘给投资人退钱,但此时红币发行方——坤川公司刘永红已失联,电话无法接通,众多投资人的微信也被拉黑。


段先生等人此时恍然大悟。其实,早在去年 6 月,央行即发布了“关于冒用人民银行名义发行或推广数字货币的风险提示”,指出“市场上所谓‘数字货币’均非法定数字货币”。由此,坤川公司所谓“9 个牌照”“唯一合法数字货币”等谎言不攻自破。


去年 10 月 9 日,段先生向济南警方报案,并同时向工商、人民银行济南分行等部门反映投资遭遇。槐荫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出具的行政处理结果告知书称,对坤川公司三处经营地点进行检查,均未联系到被举报人,已依法提请将其移入经营异常名录。人民银行济南分行方面表示,坤川公司不是金融机构,人民银行对其没有监管职责,而且也没有执法权。槐荫区兴福派出所负责人告诉记者,接到段先生报案后已移交槐荫经侦大队,目前正在调查,近期将明确能不能立案。


血本无归的红币投资人自发建了不少微信群,记者认识了济南投资人薛女士,她没有固定工作,家中也没有积蓄,去年 5 月初开始了解红币,眼看着价格不断上涨,前后办理信用贷款近 15 万元买入,后来只能用贷款还贷款,债台高筑。“刘永红原来一直和我们说,她会用生命担保投资的安全性,现在是我的命差点搭进去,几次想要轻生,被家人劝阻了。”年前她找了一份在棋牌室打扫卫生的工作,每天通宵,能挣 100 元钱,“啥时候能还清贷款?不知道,也不敢想。”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

打假

曝诈网-贵州媒体曝光平台打假商标打假职业打假淘宝打假师区块链诈骗315投诉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