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首页 >> 骗术解析 >> 骗术解析 >>网络投资诈骗| 深陷在Vpay传销币骗局,被洗脑收割的连裤衩都没有!
详细内容

网络投资诈骗| 深陷在Vpay传销币骗局,被洗脑收割的连裤衩都没有!

本篇讲解网络投资诈骗,区块链技术是一个刚刚兴起的新事物。贵州媒体曝光平台凡是新事物一出世,肯定会有人出来蹭热度,各种新奇的千奇百怪的虚拟币都会出来,让人看得眼花缭乱。

完全无人告诉老王到底平台是怎样赚钱的,也无人告诉老王这场庞氏骗局最后一定结束,老王手上拿着的凭空造出的数字货币将变成一张废纸毫无意义。(本文将以第一人称呈现)

“你知道区块链吗?”2018 年 6 月的一天,老家亲戚老王突然在微信中问我。“怎么呢?”我回复道。

网络投资诈骗| 深陷在Vpay传销币骗局,被洗脑收割的连裤衩都没有!

“你听说过 Vpay 吗,可以通过手机赚钱,是去中心化的,现在很流行,而且他们说永远不会跑路。”老王在微信那边介绍道。


我心生疑惑,之前对区块链和数字货币资产了解一二,那时候数字货币资产已经割完了几茬韭菜,整个数字货币市值相较于 2017 年 12 月最高点缩水了近 75% ,比特币缩水近五成,越来越多的空气币被爆跑路。


在政策层面,2017 年中国人民银行联合中央网信办、工业和信息化部、工商总局、银监会、证监会、保监会联合发布《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俗称 9.4 政策),要求停止代币发行融资,政府对于整个数字货币的监管越来越严。

我告诉老王,最近数字货币资产整体市场大跌,不可能有数字资产能保证每天稳定获得 10%的收益(5 倍杠杆乘以千分之二),很有可能是空气币,要他小心。


“算了,你不懂。”老王发了条微信语音并结束了这次对话,留下了欲言又止的我。


无力地争论


春节回家碰到老王,得知老王已经买了 1000 元的 Vpay 余额,我有点担忧,“现在很多数字货币被证明是空气币,都跑路了,小心被骗。”老王不以为然,“Vpay 才不是骗子,他们是国际公司,不会关网也不会跑路的。”


Vpay 的那些大 V 们在前期已经对用户做了充分的洗脑,除了上课,平时在微信群里、朋友圈里不断强调 Vpay 的去中心化,但我在了解后发现,Vpay 连空气币都算不上,它只是披着区块链概念外衣的新型庞式骗局,俗称“传销币”。


Vpay 总共发行 3.65 亿枚,首发 14 万枚,按照 1:5 现金兑换积分。同时每天按照积分的千分之二释放余额。(事实上,每满 600 余额即可复投,积分会不断被放大,这与其介绍的 Vpay 限量发行前后矛盾)

余额分为静态和动态两种玩法。静态主要是随着时间积累赚钱,每天积累释放的余额,余额满 600 元可以按照积分的 6 倍进行复投。


不过更为赚钱的方法是动态。通过发展 1-4 个人买余额,推荐人可以享受 9 代以内的积分分享,推荐 5 人以上,则可以享受 15 代。分享得越多,加速积分释放,赚得也越多。


“Vpay 首创采用流通算力挖矿,让更多的人有利益驱动去推广它和使用它,从而为 Vpay 钱包锁定终端用户,也让所有用户公平地持有 Vpay 数字资产,达到完全去中心化。”在网站上 Vpay 如此介绍道。而所谓的流通算力挖矿其实就是通过发展人头获得积分。

“这就是典型的庞氏骗局,通过不断拉人头获得分红。他们注册在国外是因为在国内 ICO 是非法的,而且到时候出了事情,很难对他们进行监管。”我说。老王转过脸去,“你不懂。”


据了解,老王是在朋友的介绍下接触 Vpay 的。他问起这位朋友最近忙什么生意,这位朋友颇为神秘地说,最近在玩 Vpay 赚钱。老王和旁边的人纷纷好奇,Vpay 是什么,要怎么玩?这位朋友答道,他投资了一万元,三个月就回本了,现在已经赚了 2 倍。在座的三四个人起了兴趣,都表示想试试。这位朋友答应改天带他们去听课学习。

过了两三天,这位朋友联系老王等人下午 2 点半去听课,并给他发了听课地址。那是一个偏僻的旧写字楼,老王在朋友的带领下进到一个大约 15 平米的会议室,有 20 多个人坐在小板凳上,以中老年为主。一个看上去 40 多岁、穿着一般的女人站在一块白板前,台下的人统一称她为“老师”。


这个被称作“老师”的人绘声绘色地给台下的人介绍什么是 Vpay。“老师”称,刚开始她也不相信 Vpay,后来尝试完了觉得不错就开始大幅购买。她的一位老师在 2017 年 11 月开始玩的,最早投资了 500 元,后来悟道了,又追加了投资,总投资了 20 万,现在已经赚的盆满钵满了。


“投资一万一年就能有 108 万,积分还可以每天产生 2000 元的收入。”“老师”在黑板上细心地为台下的学员算了一笔账。这让坐在台下的老王以及老王的朋友颇为心动。


实际上,“老师”上课很多都是义务的,但上课可以被更多学生认识,以后新加入的人买余额也会直接找到这些老师。通过出售余额,老师可以获得额外的积分。


老王在听过两次课后,投资了 1000 元,这些余额就是从其中一位“老师”手中购买的。


老王玩的是静态,后来在线下消费的时候认识了一个可以帮忙转余额的,老王跟他转了三次余额,前两回是按照 1:1 的比例转让,到了 8 月份,余额转让比例就变成了 1:0.8,老王转让了一次之后就再也没有转让了。到了 2018 年 11 月,余额转让的比例变成了 1:0.3。


老王也在 Vpay 线下对接的超市买东西,这些商店宣传 2 折销售,其实就是返还 80%的积分。老王回忆道,那些对接的商店很多也是 Vpay 的用户,不过去了一两次后这条变现的道路也被堵上了。2019 年 1 月,老王去的那家超市突然不允许用余额了。老王也有点担忧,不过老王所在的 Vpay 某个微信群里,宣称 Vpay 进入 2.0 版本。“现在是囤币生财。”老王说道。

信息盈余困惑


据了解,2018 年 10 月 Vpay 推出了自己的交易所 E 网,这家交易所上线的绝大多数都是与自身有强关联的数字货币,比如 SMTH、ABS、SFIS 等,他们鼓励用户将余额转换成所谓的平台母币 VPC 币,再通过 VPC 购买这些宣称世界第一、技术无敌的数字货币。


后来经过了解,被称作阿里巴巴投资的 ABS 链已经被阿里巴巴官方辟谣没有任何联系,SMTH 也仅仅在 VPay 交易所众筹,在项目介绍中更多只说行业,不说具体技术,对于团队背景、项目开发进度却语焉不详。看上去 Vpay 推出交易所,鼓励购买数字资产只是因为前面新的接盘侠少了,已经入局还没有盈利的用户想要变现,眼看整个链条即将崩溃,Vpay 又推出了所谓的 2.0 版。


在 Vpay 的某个微信群里,有大 V 写道,“我们已经进入到了 2.0 时代,忘记过去所谓的 1:1,1:0.85,改变过去‘变现’的传统思维,如果不改变,我们只能为别人喝彩”,“1.0 时代是几何代数递增来吸引粉丝,2.0 时代是以 DAPP+众筹+炒币+市场制度吸引人”。

老王兴趣很快转移到了囤币上。Vpay 去年 10 月推出母币 VPC 币,并在自己的交易所搞起了饥饿营销式众筹。原本 11 点之前就睡觉的老王那段时间每天等到晚上 12 点,为的是抢 VPC 母币红包。Vpay 这种饥饿营销的把戏似乎很奏效。老王熬了好几个晚上,花余额买了 3 个 VPC 母币,再用母币购买平台上其他数字资产。


“你知道购买的那些数字资产有什么价值吗?有没有想过你买的这些数字资产可能一文不值?”我提醒老王,“你可能只是买了一串没有意义的数字而已。”


“不知道,不过现在是囤币生财,以后这些数字货币资产肯定会涨的。”老王仍带有一丝期许。老王不知道这些数字货币的价格也是可以被操控的,何况是只在自家交易所交易的数字货币。

我用手机搜索了关于 Vpay 的新闻,希望找到更多关于 Vpay 的信息,作为说服老王的依据。新闻中有不少关于 Vpay 传销币的新闻,去年 1 月,公安部联合工商总局部署开展了网络传销违法犯罪活动联合整治,重点查处以消费返利、资金互助、虚拟货币、投资理财、网络游戏等为幌子的网络传销活动。Vpay 正是综合了前四种玩法的传销币。我将这些新闻发给了老王。


“赶紧将余额提出来吧,否则真跑路了就提不出来了。”我劝他。


老王坚持,“我要等到余额足够高了再复投。”2018 年年底,Vpay 不再实行满 600 余额复投的策略,改为终身复投一次,老用户半年后强制复投,老王希望再积累一段时间余额再将其转化为积分。


“可能 Vpay 运营人员就是以这个拖延跑路的时间,因为他们已经无法将余额变现了。”我说道。此前 Vpay 种种限制提现的做法,加上最近对于自身关联数字资产大力宣传,并且购买后还得按照 100 天释放完毕,已经说明资金盘撑不住了。


微信群里最新的一条信息是,“存币生息,存 VPC 生 Vtoken,赶紧抢购 VPC,存进理财,维护好自己团队,整合孤残团队,积极推荐新伙伴。”

显然,Vpay 名为升级,实为换汤不换药,目的是为了稳住老韭菜不要变现,并同时吸引新的韭菜加入。Vpay 运营方将全部余额收入囊中,付出的却是一堆没有技术支持的数字货币和不知价值的作为替代积分奖励的 Vtoken。


老王没有听进我的劝解,谈话无疾而终。老王现在的 Vpay 账户里躺着不知名的若干数字货币,并且按照每天 1%的速度释放,老王每天会登陆点击提取。


据称 Vpay 已经在全国发展了近 400 万人,除了鲜亮的包装和不断的洗脑,也与二三线城市信息闭塞有关。老王更多的信息获取渠道是 Vpay 的微信群和朋友的口头传播,而他无从分辨这些人说的话哪些是真话哪些是假话。在一些夸大作用的保健品中,这种手段也屡见不鲜。


面对爆炸的信息世界,老王更多的是手足无措。


作为一个新闻从业者,虽然我也常常跟老王提到如何辨别信息的真实性,但是总感觉心力交瘁,因为总有新的信息包装成各种类似新闻发给他。


Vpay 正是抓住了老王以及更多跟他一样的人,怕错过下一波赚钱机会的心理,况且门槛那么低,只需要 260 元,回报看上去又那么诱人。


“你知道他们是如何赚钱的吗?他们这么高的收益从哪里来?”我还是忍不住问。老王沉默,“老师”只告诉了他们看上去复杂的概念和先进的技术,微信群里的中介只是告诉了他们这是个抄底的好机会,路人甲乙丙丁只是讲述自己如何暴富,他们都没有告诉老王究竟平台是如何赚钱的,没有告诉老王这场庞氏骗局终将结束,老王手上持有的凭空造出的数字货币将一文不值。拆迁维权律师


技术支持: 建站ABC | 管理登录

打假

曝诈网-贵州媒体曝光平台打假商标打假职业打假淘宝打假师区块链诈骗315投诉电话